關閉

舉報

  • 提交
    首頁 > 通知公告 > 正文

    物流配送仍是農業電商最大阻礙

    2018-01-12 16:21:43    瀏覽:0    點贊:0

    原標題:各路資本爭占農村電商風口 物流配送仍是當前主要瓶頸

    鄉村電商“低頭族”越來越多

    魚放養在稻田內,食水稻落花與浮游生物,因而得名“稻花魚”,放養稻花魚的水田也因禁用農藥而成為生態稻田。湖南省懷化市辰溪縣農民瞿顯剛說,自從“稻花魚”“生態米”上了電商平臺,不僅價錢賣得更好,還吸引很多山外人慕名而來,帶旺了鄉村休閑觀光旅游。

    地處中國武陵山連片貧困區的辰溪縣,近年來隨著農產品(12.410, 0.09, 0.73%)電子商務的到來,“經濟生態”發生了喜人變化。在辰溪,有118個貧困村發展稻田生態養殖。

    辰溪縣電商辦統計數據顯示,“稻花魚”是本地電商銷售最好的產品之一,經常賣到斷貨。2000多戶貧困戶通過發展“稻花魚”產業,平均增收超過1500元。

    辰溪縣委書記楊一中說,辰溪推廣農村電商,源自周家人村賣臍橙的啟發。去年周家人村的臍橙滯銷,每斤1塊3毛錢都沒人要,后來全村通過淘寶、阿里巴巴、微信等電商平臺推銷,一周就銷售了2000多件,價格漲到3塊,滯銷臍橙一銷而空。

    “電商給優質農產品插上了翅膀,縣里成立了電商發展領導小組,每年撥付專項扶持資金1000萬元,準備把農村電子商務推廣到272個行政村。”楊一中說。

    在湖南農村電商發達的地方,曾經支撐農村市場經濟的集市日趨沒落,一些地方“村公號”二維碼隨處可見,村里安裝多個無線發射器,村莊人口密集地和主要農產品收購點“掃碼就能上WiFi”。很多農民變身“低頭族”,成天拿著手機上網賣農產品和民間手工藝品。靠著電商平臺,臨澧縣的生態茶油、土雞蛋,城步縣的獼猴桃、烏骨雞,湘西的鳳凰蜜柚等,不僅行銷全國,還有很多通過電商漂洋過海,走出國門。

    湖南省商務廳副廳長肖彬介紹,截至目前,湖南51個貧困縣已有7個縣成功申報成為全國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范縣,有14個縣獲評省級農村電子商務示范縣。數據顯示,今年前三季度,51個貧困縣已認定電商企業130個,阿里、蘇寧、京東三大電商平臺已開通20個貧困縣的特色館和湘西州、懷化市、永州市3個市州特色館,實現農產品上行交易額超過10億元,“電商扶貧特產專區”實現線上、線下交易額5.8億元。

    統計數據顯示,2016年,湖南省農村電子商務交易額預計可達1200億元。在湖南,農產品電商已經成為“農產品進城”的重要通道。

    湖南省的探索實踐,是我國電子商務澎湃浪潮的一個縮影。今年召開的全國電商精準扶貧現場會上披露的相關信息顯示,互聯網在助推農村經濟發展和脫貧攻堅中發揮的作用日益凸顯。

    國務院扶貧辦的統計顯示,目前,財政部、商務部和國務院扶貧辦在全國確定的496個電商進農村綜合示范縣中,貧困縣的數量超過了一半,共有261個。據了解,三部門已經協商一致,今后三年內將力爭把這一示范覆蓋到全部有條件的貧困縣。

    “稻花魚”電商之旅能走多遠

    相關報告顯示,電商農產品上行市場“特產館”消費群體購買力強、分布廣泛且高端,消費者對食品安全和網購品質的關注度很高。但《經濟參考報》記者接觸的一些業界人士表示,“稻花魚的電商之旅”目前剛剛“啟程”。未來要走得更遠,還存在問題和風險。

    辰溪縣副縣長楊晶輝介紹,目前,全縣網店超過300家,售賣辰溪本地農產品的個體網店近200家。當地出現了一批電商平臺,一些農產品電商經濟已經頗具規模。

    京東集團華中區公共事務副總監劉蕊說:“京東還會考慮和辰溪縣農戶直接合作建立生鮮生產基地,將產品納入自營生鮮館體系,由京東提供農資產品、技術支持和物流支持。”

    據悉,繼中央明確“開展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范”和國務院要求促進農村電子商務發展之后,今年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就與京東集團簽署了《電商精準扶貧戰略合作框架協議》。根據協議約定,“十三五”期間,京東集團在貧困地區加大投資力度,主要用于生鮮冷鏈宅配體系建設,以保證將貧困地區生鮮產品配送到全國主要消費城市;在832個貧困縣中選擇200個縣作為電商扶貧示范縣。

    在農村電商發展方面,阿里、蘇寧也在全面布局:蘇寧云商(11.760, 0.22, 1.91%)去年9月和國務院扶貧辦簽署了全國農村電商扶貧戰略合作框架協議,探索“互聯網+土特產”的電商精準扶貧新模式;阿里巴巴與國家發展改革委達成結合返鄉創業試點發展農村電商戰略合作的協議,未來三年雙方將共同支持300余試點縣(市、區)結合返鄉創業試點發展農村電商。

    以農村電商為背景的技術創新,近年來也呈現星火燎原的態勢。如有的大型電商為進一步通暢從配送站到鄉村推廣員環節,組織了無人機送貨測試。未來只要進一步改進技術并在“低空使用”等方面獲得政策許可,節省時間和人力資源成本、提高效率的農產品電商無人機配送體系有望建成;在互聯網軟件開發方面,也有大量資源被投向利用大數據驅動農產品流通創新發展的領域,越來越多農業從業者、消費者和政府共贏的農產品流通綜合服務平臺正在問世,有的應用工具或解決方案還開始觸及保險、融資等深水區。

    但是,農產品電商“光鮮”的背后,也存在諸多“憂思”。記者發現,一些農村電商經營水平有限,風險控制能力不強,要么打不開經營局面,要么上當受騙敗走麥城。

    來自上海的陳先生經營一個“農電商”平臺。今年夏季,他與中部某地一個山區“農業合作社”達成了網絡購銷名優水果的協議。但到了交貨季節,“農業合作社”提供的全是品相不佳、口感不良的“爛果”。陳先生及其合伙人拒收并索賠,“農業合作社”負責人立馬變臉,組織“手下”將電商采購車隊圍困在山中達三天三夜,最后靠地方政府和警方“強力介入”,陳先生一行才“逃”了出來,不但先前的努力和高額投入付之東流,還要面對訂單無法兌現消費者維權等一大堆的麻煩。

    物流配送難題,則是當前農村電商市場仍然普遍存在的瓶頸。據國家郵政局統計數據顯示,2015年國內快遞網點的鄉鎮覆蓋率為48%,還有近一半的鄉鎮不通快遞。

    有研究分析指出,與城市相比,當前農村電商物流配送嚴重制約行業發展。這主要體現在對許多民營物流企業來說,村鎮快遞布點成本過高,出于利潤考慮,大部分物流和快遞公司都不愿意涉足村鎮快遞網點建設。而另一方面,鄉村物流多以收發農產品為主,一些季節性較強的生鮮產品又往往對物流配送有著更為嚴苛的要求。

    上述矛盾,導致很多農產品電商交易消費者對破損、老化、變質、“龜速”、貨不對板等問題的投訴或抱怨很多,經營者為此備感焦慮卻也無可奈何。

    長遠發展須著重“準”與“實”

    《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的一些農村電商業界人士認為,面對農村電商這個“風口”,公共產品的投入與支持要著眼于實,基礎建設要立足于穩。只有扎實推進、久久為功逐步營造良好的農村電商生態,既關注“覆蓋”,更注重“存活”和“生長”,“一尾稻花魚的電商之旅”才能走得更遠。

    在國務院今年發布的《“十三五”脫貧攻堅規劃》中,電商被列入立足貧困地區資源稟賦的主要扶貧手段和實現途徑。電商未來在解決“三農”問題上的重要性,可見一斑。

    據了解,“十三五”期間,我國將把電子商務更深地納入扶貧開發工作體系,以建檔立卡貧困村為工作重點,提升貧困戶運用電子商務創業增收的能力。依托農村現有組織資源,積極培育農村電子商務市場主體,改善農村電子商務發展環境。

    未來,電子商務作為精準扶貧的重要載體,將加速進入中國農村。據悉,相關具體措施包括:開展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范,優先在革命老區和貧困地區實施,提高扶貧效率和精準度。加大農村電子商務創新創業扶持力度,實施農村電子商務百萬英才計劃,開展農村電子商務創新創業大賽,發布農村電子商務工作指引和服務規范。優化全國農產品商務信息公共服務平臺功能,發揮行業協會優勢,開展專業領域的信息服務。加強與批發市場、超市、電商企業的合作,建立農產品采購商數據庫,辦好農產品網上購銷對接會等。

    有專家指出,目前中國扶貧工作進入一個新的階段,這個階段的一個突出特征是以電商扶貧為核心的信息化扶貧。電商扶貧將改變貧困地區的市場基因,讓貧困地區對接互聯網大市場,以“信息化賦能”的方式提升其競爭力。

    中國國際電子商務中心研究院發布的《中國農村電子商務發展報告》則預測,未來中國農村電商的發展趨勢,是一些涉農電商企業開始從零售商轉為分銷商,從單純的渠道商轉為品牌商,從原材料采購到設計,尋找生產廠家代工,最后將貨品分銷給其他小型網商,逐步建立以品牌商、批發商、零售商為主體的電商縱向產業鏈層級。

    0
    !我要舉報
    ag真人视频